互联网家装巨头的大麻烦:多地业主损失2500万公

admin 2019-04-16 03:44

  原标题:互联网家装巨头的大麻烦:多地业主损失2500万,公司说三年后还钱 2015年曾被称为“互联网

  2015年曾被称为“互联网家装元年”,这一年是大部分互联网家装品牌融资的黄金时期。央视新闻数据显示,2015年互联网家装行业的融资次数从上一年的41笔蹿升至123笔。

  而到2018年上半年,却有100多家互联网家装公司宣布倒闭,包括家装第一网、柠檬树、橙子装饰、泥巴公社、一号家居等。其中,泥巴公社、柠檬树装饰公司、致家装饰公司、猫舍装饰公司等多个家装品牌公司,背后股东都指向同一个集团——苹果集团。

  湖南苹果装饰集团旗下至少有22个全资子公司覆盖全国27个省、市、自治区。这些子品牌或子公司,也在默默发展下线,在各地开设子公司,或主动投资或控股新的家装品牌。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,湖南苹果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4月,注册地为湖南长沙。其股东分别为李齐、韩孟岑、张福军,而这三位也对多个子品牌有私人参股。

  以苹果装饰旗下的泥巴公社为例,从今年5月起,南宁、合肥、武汉、长沙等多个城市的泥巴公社出现了资金链断裂,人去楼空的情况,还有大量员工工资没有支付。

  秋子是在网上知道泥巴公社的,“因为之前装修遇到过很多麻烦,这次想省心全包出去,再加上泥巴公社在网上几乎零差评,我留意观察近一年后,才选择了它”。

  “被骗了”,秋子抱怨。秋子并非有此遭遇的第一人,“泥巴公社业主被坑群”里已经聚集了355名业主。

  王媛早在2017年12月底便申请退款。在店内退了装修意向合同书后,泥巴公社相关负责人承诺退款189000元。然而,截至目前,王媛还没受到退款。“流程去年就走完了,到现在还没拿到钱,店长说好45天内退钱给我的。”王媛说。

  “泥巴公社对于业主的装修流程是:先缴纳30%的意向金,若要开始施工再付35%,即装修前要交纳全款的65%。”泥巴公社苏州店的一名姓刘的管理者向AI财经社介绍。对于走了流程迟迟不退款,该名管理者认为,“这是因为公司没钱了,在拖延时间”。

  交费未装修的业主在申讨自己的意向金、施工费。而出全款的业主除了在申讨自己的尾款外,还吐槽着泥巴公社的豆腐渣工程。

  莉莉介绍道,第一次我们好像交了一万多,后面正式施工交了三万,但是交了三万以后,只剩尾款没有结,就发现施工方基本不来我们的房子了,说没时间。合同期过了三个月,要过年了,房子还没装起来。他们想要我结尾款,各种说好话,年底抢工了几天,做起来了一个豆腐渣工程,我也不满意。

  莉莉说,尾款原本不想结,可是设计师和泥巴公社的彭店长都劝我们先付尾款,说要相信他们,肯定会负责的,然后过年前我们就结了五千的尾款,一付钱,我们的房子就完全没人管了,不管怎么联系公司和施工方,他们都会以各种理由推脱,后来过了半年,没人管,我没办法了。

  公司董事长李齐曾发文称,事态发展超出预期,除自身出现经营性亏损外,各地分公司陆续出现挤兑大潮,致使公司现金流断裂,全面崩盘。

  事实上,除武汉泥巴公社外,长沙、郑州、郴州等泥巴公社均被报道已经倒闭,除泥巴公社外,还有苹果集团旗下的柠檬树装饰公司、致家装饰公司、猫舍装饰公司等多家公司。据武汉泥巴公社业主总群统计,武汉泥巴公社对业主的欠款达1765万元;据南方人物周刊报道,苏州苹果拖欠款在部分项目经理未统计的情况下也超过830万元。武汉与苏州的欠款就超过2500万。

  业主们组织起来开始了自发的维权。武汉市硚口区工商局(质监局)回复道:“经调查核实,该公司现已关门停业,无经营状态,该公司负责人无法联系、下落不明。对于该公司涉嫌侵犯消费者权益的行为,我区工商局(质监局)已立案调查,并已将其列入企业异常名录。鉴于此情况,建议您向人民法院提出维权申请。该区公安分局回复:“调查确定该事件不属于刑事案件,属民事范畴的合同纠纷。鉴于此情况,建议您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。”

  “之所以维权难就是因为宣布破产了,而且工商注销备案了,属于民事庭,不构成欺诈犯罪,属于公司经营不当。”一些业主开始以合同起诉泥巴公社。有媒体报道,武汉、南京、南宁、长沙均已立案。

  “为了这破装修公司维权,我都赶上损失费用了。”业主小武说。截至目前,各地业主的维权活动仍在继续。

  除业主装修停工外,项目经理、设计师面临着讨薪无门、离职的窘境。这三个原本相互博弈的群体第一次聚拢,他们诉求一致,“维权到底”。

  泥巴公社苏州店姓刘的管理者介绍,对于项目经理而言,业主交付中期款时(约占所有金额的95%),他们才可以拿到40%~45%的工程款,此时已完成打拆、走水电、铺地砖、刷漆等大部分工程,仅留下收尾工作。业主交付最后5%尾款,验收合格,他们能够领到剩下的钱。换句话说,需要项目经理前期垫付人工费用。

  “大批工程还未到交中期款,但我们已经开工了,为此我自己垫资了37万元。”项目经理刘明对AI财经社说。“一个项目经理手下至少有水电、泥、木、瓦等五个工种近10人,同时进行5到10个工地项目。部分项目经理因此债台高筑,数十万较常见。”

  而一名于姓项目经理差点从26楼跳下去。他曾对媒体表示:“没有谁指使我,主要因为我欠工人几万元,再加上去年在柠檬树的几万元没有拿到,所以线岁的设计师佩佩已经于近期换了工作,“杭州泥巴公社从去年12月开始就不发绩效了,连社保都停了。”5月15日,他收到了上级“公司暂停营业”的短信,“之后,一些人把店里值钱的电脑什么的拿走了”。

  5月16日,湖南苹果装饰集团董事长李齐对外公布《苹果债务解决方案》,承诺三年内按应退金额的200%退还业主装修款,同时全额退还所有项目经理、材料商及所有离职员工的欠款。

  华东大区经理盛志雷也曾在媒体中表示:“我们已经和一家大企业达成了战略合作,且准备融资,有四五家资本对我们感兴趣。”当问及“如今遭遇这种情况,是否有人愿意投资株洲泥巴公社”时,盛志雷回复道,“风险确实大了很多,不过我觉得还有80%的可能性。融资成功后,为了重拾各方信心,我们将对材料商实行先付款后送材料;对于业主,则先装饰完工再付款。”

  然而,如今的局面让之前的承诺看起来像个笑话。“高层联系不到,很多店长换了号码、朋友圈仅三天可见。”刘姓管理者说道,“大难临头各自飞,我只能认倒霉”。

  苹果装饰在其官方微信平台发布的《关于苹果装饰的告社会各界书》(以下简称声明)中称,2011年7月,当苹果创办了第一家子公司衡阳苹果时,启动了股份改造。具体的股权激励方式为子公司总经理年产值在1000万~4000万元、净利润3%以上的给予10%~40%永久股权。集团控股60%,分红权只有40%,剩余40%属于子公司总经理(股东),20%属于管理团队。

  同时将经营权、人事权和财务权100%下放至子公司,由集团收取1.2%的管理费用于集团财务、人事、品牌推广及新项目投资的支出。也就是说,大区总经理拥有地区授权的权力,向总部提交部分金额,其余自负盈亏,产值越高,就能有越多的机会开设新门店或品牌。

  苹果集团总部放权的“联邦制”让苹果越做越大。公开数据显示,2012年-2017年,苹果装饰的年产值增长率一度达到200%,员工数量也达到了惊人的近万人,配套的施工队超过3万人。“一年销售额将近60亿元,杭州店月流水最高1000万一个月”,泥巴公社杭州店刘姓管理者介绍。

  因为苹果集团主打线上营销+线下加盟店的经营模式,每开一家店需要花费巨额投放费用,“单子多数来源于网络,还有合作的网站和平台,每家店投放费用大概在20万元。

  下放的权力使得总经理们为追求规模效应,店铺盲目扩张。刘姓管理者解释道:“总经理开一个店,就会多拿一份工资。为此,他们会乱开店。也就是说,随便找个比较好的城市,随便找个临时店面,然后大区经理帮忙投放花钱,店就开了。之后,该店开始低价接单,慢慢再装修自己的店面。开得多,投放越来越大,店面装修需要钱,租金、员工工资、招聘、各个费用都放大了。”

  同时,苹果集团还在用低价产品占市场,而毛利低,企业其实做不到良性发展,“为了更好的销售,市场价10万元,8万元就接,玩现金流,而8万元接下来的单子,要给客服、设计师、店长、总经理、总部抽点”。

  比如,苹果装饰大区总经理谷嘉华,就创办了自己的品牌当家装饰;苹果装饰北京分公司总经理邓鹏程,在北京市场亏损的情况下,又在天津开分部。

  广东装饰协会秘书长郭爽认为,苹果进入家装市场之后,通过资本的玩法,利用价格优势把市场占领,形成规模效应。一个地区人口有限,市场容量也有限,一旦饱和便又开创新品牌。“但这时旧品牌无法深入,每年都亏损。亏损的钱怎么办,那就是通过做得好的品牌,把现金流调过去补救一段时间,慢慢就把泥巴公社拖垮了。”

  这种区域老总做法人、总部失去控制的“联邦制”,一旦现金流出现问题,就会引发连锁反应,让与某个法人相关的所有分部都受到牵连,瞬间资金链断裂。也有业内人士评价道:“其战略是‘先做大再做强再做好’。最大的问题就在这里,他们没想先做好,只想先做大。做大,无非是为了吸引融资。”

  无独有偶,苹果装饰出事之际,一号家居网关门、负责人跑路的消息也铺天盖地袭来,合肥、常州、泰州、盐城、无锡、淮安、上饶等地一号家居网都出现了不能按时施工、拖欠工程款、拖欠员工工资等问题,网上投诉维权消息不断。


花边星闻
最新评论
report
关于主页


承德新闻网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0-38465849
举报邮箱:support@myzaker.com
返回顶部